區長信箱  |  區長熱線:0376-3772020

所在位置:網站首頁 > 平橋文學 > 瀏覽

盈盈一水間

2017-05-25 來源:五里鎮中心小學 作者:張梅



注:圖片來源于網絡
 
  近幾年,金庸先生的武俠小說反復翻拍,看得不多,但讓我自然地想到金庸先生筆下芳姿各異、性格迥然的女子,想到胡夫人,想到任盈盈。這一次,更多、更深的是盈盈。
 
  又瀏覽了一下《笑傲江湖》,對于盈盈有了更具體的了解和體會,愈加喜愛。很想寫些什么,來寄托我內心諸多的情緒抑或感懷,怎奈一支拙筆在手,竟不知從何訴說,心里似乎亂了。但細細想來,卻又如此清晰......
   
  “盈盈”有水流清澈之意,也表示舉止儀態美好,此外也指快樂的神情和喜氣的氛圍,我覺得,無論哪層含義,都適合任盈盈。

  綠竹巷的初次相識,讓盈盈了解了令狐沖多舛凄苦的身世和糾結癡迷的情感;蛟S女孩子天生有一種母性,對于這樣的人有一種特別的悲憫和疼惜。正如苗若蘭曾對胡斐說:“我那時候只有7歲,我聽爹爹說你爹媽之事,心中就盡想著你。我對自己說,若是那個可憐的孩子活在世上,我要照顧他一生一世,要教他快快活活,忘了小時候別人怎樣欺負他虧待他。”另一方面,令狐沖對小師妹的深情厚意也讓盈盈看到一個至情至性的男兒,這樣重情的男子定是懂愛的、可愛的、可靠的。但盈盈只說了句:“緣之一事,不能強求,古人道得好‘各有因緣莫羨人’,令狐少君,你今日雖然失意,他日未始不能另有佳偶。”最后又道:“江湖多險惡,自多珍重”。已經微露情意。此外,在綠竹巷,令狐沖學琴二十多天,對前輩敬重有禮,學琴頗快,盡顯聰慧。
 
  再次的相處時他們都受傷了,卻頗有意趣。令狐沖不甚滾下山坡,盈盈心急跟下,湖中倒映出她美麗動人的容顏,而她自己卻渾然不覺,只知關心令狐沖。令狐沖情不自禁吻了她,結果挨了兩巴掌,羞澀的女兒形象躍然紙上。他們一起修養了十幾天,令狐沖的傷勢卻沒有明顯好轉,盈盈一句:“你一天比一天瘦,我...我...我也不想活了。”;而她當著令狐沖的面命祖千秋他們追殺令狐沖,他卻誤會她,逼的這個害羞的人兒說出她的綿綿情意:“我叫祖千秋他們傳言,是要你...要你永遠在我身邊,不離開一步。”真是慧敏用心,因為武林人士追殺他,只有在盈盈身邊才是安全的,她想保護他照顧他!這些簡單真切的話讓人...難以言表,只感到我的心很沉。
 
  又想起綠竹巷初識,她為了幫令狐沖調理真氣,奏琴催眠,令狐沖睡夢之中,仍隱隱約約聽到柔和的琴聲,似有一只溫柔的手在撫摸自己的頭發,像是回到了童年,在師娘的懷抱中,受她親熱憐惜一般。我想,這些都是盈盈溫柔細膩的母性體現吧。
 
  有人將盈盈和胡夫人相提并論,相貌、琴棋書畫的才情就不說了,主要認為她們同樣豁達寬容,溫柔且善解人意,懂得所愛的人,知道他真正需要的是什么。在外人面前端莊賢淑,大事前冷靜從容、智勇皆有,在愛人面前卻天真可愛、小鳥依人、體貼細致、柔情綿綿。
 
  盈盈其實和令狐沖一樣深情而專注,她對令狐沖的愛情真摯而無私,博大而寬容。她知道并理解也體諒令狐沖對他小師妹的情意。她不像金庸筆下其他女子吃錯、耍性子,甚至不擇手段,或者走向另一個極端,付出的失去了自我。她有自己的主見、性情,總是不動聲色的幫助令狐沖,無論是在他出任恒山派掌門時,還是后來左冷禪的陰謀武林大會上,甚至在最后和東方不敗的決戰中,盈盈都表現了相當的智慧,給予他及時且恰當的幫助。

  然而,在令狐沖從少林寺救出為他軟禁的盈盈,感激道謝時,她聰明,看他只念相救之恩,不提相愛之情,直接道破“你直到現在現在,心中還是在將我當作外人”。她沒有因為感激而感動,她知道自己要的是什么,她對感情的感覺是明確的。但她不像趙敏那么強勢明顯的爭取,也不似小昭只顧付出毫不爭取,她不需爭取,只是在暖化,在等待。

  令狐沖對盈盈愈加情深,也發誓要好好愛護她,但當他面對小師妹,仍忍不住四目深情,救她于危難,甚至甘心空手入她利劍之上,全然忘了對另一個女子的承諾。盈盈沒有埋怨,她能體諒,這種性情不正是她珍視的嗎?之后,她亦是幫助過靈珊,沒有和她有過什么不悅,盈盈內心是明朗的、自信的、博大的。不是不在乎,不是不愛,而是愛的深切!后來令狐沖對這段感情全然放下了,盈盈說:“直到此刻,我才相信,在你心中,最終念著我多些”。簡單平淡的的話,讓人感到一個可愛女子的耐心等待與寬容,患難驚怖之后的愛情終于由青澀轉為甜蜜!我想這也是為什么有人說,沖盈的感情是成熟而理智的,也說金庸小說中最無私的愛情當任盈盈莫屬。

  有人說,愛一個人,不是要給你覺得最好的,而是給他他覺得最好的。任盈盈不曾為令狐沖去死(當然,必要時,我相信她會),但是卻給了令狐沖最需要的東西:在他失意時,是她在聆聽;在他落魄時,是她在奔忙;在他刀光劍影時,是她在默默相守;甚至在他感情亂套時,也是她在寬容地耐心地給他療傷恢復的時間,不急不躁地等待他靜下心回來。還說,任盈盈有些心態和作為,很有點像胡夫人的意思。只可惜令狐沖不是胡一刀,不能明白任盈盈的心。不過,在后來生死相系時,他明白了!天地間,眉目前,只有一個盈盈!阿朱為了愛人壯烈而死,留下孤苦傷痛的喬峰。她不知道喬峰不想她死,要她活,要她陪他塞外牧羊。

  令狐沖不想接任日月神教,盈盈了解他的性情,并不勉強,尊重他的選擇,讓他去做了恒山掌門。最后,還和他這只大馬猴一起笑傲江湖,真是嬌憨可愛!

  事實上,在性情上,沖盈還是很相契的。當初任盈盈正是不喜江湖生殺,遠離日月神教的政治斗爭,才避世于洛陽綠竹巷,彈琴自娛,舞劍冶情。是對世俗的淡然,對自由的追求,也是個性的舒展?赡,感情便是她唯一重視的。

  又想起《雪山飛狐》中胡一刀所說:世上最寶貴之物,乃是兩情相悅的真正的情愛,絕非價值連城的寶藏。

  有人說,胡一刀夫婦的愛情,真正稱得上一種典范。而金庸小說中另一對愛情典范應該說是令狐沖和任盈盈了。任盈盈豁達大度,聰慧機智,和任性胡鬧的令狐沖正是可愛的一對。雖是一家之言,但管中窺豹,可見一斑。

每日推薦

推薦圖文

熱門文章

主辦:中共信陽市平橋區委宣傳部

承辦:平橋區新聞中心

電話:0376-3720582

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
微信公眾號:pqwx006

平橋新聞網簡介 網站聲明

青海快三结果 重庆百变王牌玩法 极速赛车大小单双技巧 创业板股票涨跌幅限制 贵州快三中奖助手下载 云南快乐十分前三组选走势图 北京pk拾官方平台 贵州体彩11选5 爱乐彩湖南快乐十分基本走势图 上海时时乐最新开奖 甘肃11选5开奖怎么玩